基因檢測
基因檢測
基因檢測和保險
基因檢測和保險

  技術的進步和成本的降低已導致基因與基因組測試的迅速擴展,這將成為主流醫療保健的一部分。澳大利亞的全科醫生在此測試的廣泛使用中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因此GP意識到這些問題很重要。遺傳測試一次測試單個基因-對遺傳病的診斷以及對有家族病史的人的了解和管理風險,可能會大有裨益。隨著成本的降低和獲取途徑的增加,基因檢測也已擴展到基因組測試測試整個基因組的能力,該基因組包含單個細胞中的所有DNA。但是,這會產生法律和道德影響,尤其是在進行預測性基因檢測時,即進行檢測以確定一個人是否遺傳使他們易患遺傳病的基因變異。其中一個重要方面涉及基因檢測對諸如壽險等風險評級產品的影響,特別是基因檢測結果陽性可能會對個人獲得保單的能力產生不利影響。這不適用于未進行風險評級的澳大利亞私人健康保險。由于澳大利亞的全科醫生在擴大基因和基因組測試的應用中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因此與可能正在考慮進行基因或基因組測試的患者進行互動的GP必須意識到這些問題。基因檢測已從專業服務中提供的單基因檢測發展到越來越容易獲得的基因組測試,其中涉及外顯子組的大規模并行測序甚至全基因組測序。這種“下一代測序”產生大量的信息,這些信息可能難以解釋,并且存在濫用的更大風險。此類測試也可以通過“直接面向消費者”進行,消費者可以在線訪問測試并直接接收信息,而無需任何咨詢或臨床指導以及可變的質量控制。他們可以向其GP尋求幫助,以解釋其結果及其含義。
   這些發展為包括GP在內的衛生專業人員帶來了勞動力問題,他們需要支持以幫助他們為患者提供最佳實踐護理。全科醫生目前可以要求進行一系列的遺傳/基因組檢測,并且澳大利亞所有州和領地都有專門的遺傳風險評估,檢測和咨詢服務。但隨著基因組學的不斷普及,這些服務正變得越來越緊張,在全國范圍內給勞動力帶來了巨大挑戰。《澳大利亞國家衛生基因組學政策框架2018-2021》旨在通過政府的大量投資將基因組學納入國家醫療保健體系,該框架已經確定更廣泛的衛生人力在提供臨床基因組學方面的作用。這明確表明人們期望基因或基因組測試產生的問題在實踐中將越來越多地出現,并強調了向衛生專業人員提供應對資源的重要性。值得注意的是,與這些發展相關的風險和障礙也被框架所認可:盡管將基因組知識應用于醫療保健具有改變衛生系統的潛力,但它也給個人和社會帶來風險,尤其是與隱私,安全和數據存儲有關的風險以及基因組歧視的潛力。這些問題已在框架中確定為行動的優先領域。在GP培訓和對遺傳學的理解方面目前存在的差距已經得到承認,并且可能對患者產生影響-例如,確保知情同意依賴于GP對基因檢測及其含義的理解。
   目前在澳大利亞,人壽保險公司可以合法地要求申請人公開所有基因檢測結果,并將這些信息用于承保。這不僅包括由認可實驗室進行的臨床基因檢測,而且包括通過參與研究和DTC測試獲得的基因結果,無論這些結果可能不符合與臨床測試相關的科學和醫學要求。根據1984年《保險合同法》,人壽保險合同應承擔嚴格的披露義務;如果確定隱瞞了相關信息,則以后可能會使合同無效。包括死亡,創傷和收入保障在內的人壽保險產品可保證可續期:一旦獲得保單并提供個人繼續繳納的保費,則無需披露任何情況變化制定的,政府對此幾乎沒有監督。這代表行業自我監管的沖突模型,對消費者的透明度有限。此外,目前還沒有任何一種簡單的免費程序可以使個人獨立地挑戰不利的承銷決定。鑒于缺乏許多基因和遺傳條件的統計上精算或統計數據,在這種豁免情況下,腫瘤基因檢測網質疑基于基因檢測結果進行歧視的合法性頻率是多少?令人擔憂的是,如果對遺傳學采取確定性方法,則可以認為基因檢測信息具有比應有的更大的證明價值,從而破壞《殘疾人歧視法》的消費者保護,因為歧視超出了正當的范圍。
   發生了非法的基因歧視,從而拒絕了保險申請或以非標準條款提供保險,而沒有向消費者提供充分的理由或解釋。案例包括人壽保險公司未能遵守預防性措施,例如預防性手術,這違反行業本身的準則。盡管顯然存在非法歧視案件,但此類案件的存在和這種歧視的可能性已引起保險方面的擔憂,這阻礙了對基因檢測和醫學研究的采用。每次在進行預測性基因檢測以及作為臨床檢測或基因研究研究的知情同意程序的一部分的潛在風險時,都會向人們提出咨詢意見。這種恐懼和由此產生的威懾力構成實現將基因組學納入醫療保健主流目標的真正障礙。考慮到現狀的局限性,幾年前澳大利亞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鑒于其科學的可靠性,精算的相關性和合理性,建議只能將經批準的基因檢測用于人壽保險的承保。這項建議從未得到執行,因為政府將其執行工作委托給人壽保險業,而沒有追究責任。這突顯自我監管行業在沒有政府監督的情況下固有的局限性,如當前FSC基因檢測政策迭代中消費者保護的嚴重削弱所表明的那樣。澳大利亞目前采取的立場與許多可比的海外司法管轄區所采取的立場形成鮮明對比,后者已經意識到需要加強消費者保護。這包括英國,許多歐洲國家以及最近加拿大,這些國家已立法禁止壽險公司使用基因檢測信息。澳大利亞對人類法律的改革的呼聲越來越高,這反映人類遺傳學會關于基因檢測和個人保險產品的最新立場聲明以及澳大利亞遺傳非歧視工作組向議會提交的文件中詢問人壽保險業。在2018年3月的報告中,該調查建議暫停使用基因檢測信息來為澳大利亞人壽保險提供承保。鑒于遺傳學領域的不斷發展以及成本的降低,人們認為遺傳歧視問題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變得更加重要。對于使患者及其家人,臨床醫生和研究參與者放心,接受基因或基因組測試不會對未來的人壽保險申請產生負面影響,實施咨詢建議至關重要。這是朝著將基因組學納入醫療保健主流以實現其全部潛力的目標邁出的關鍵一步。作為一項積極的事態發展,金融服務理事會宣布計劃,從2019年7月開始暫停執行計劃,限制壽險公司使用基因檢測信息。任何改革都需要通過教育和公眾意識運動來加強,包括向醫療專業人員提供最佳地裝備他們以履行其職責。
   雖然法律要求承保保險的申請人披露所有基因檢測結果,但GP必須警惕基因檢測對保險的影響。國家衛生基因組學政策框架:強調要使基因組學知識整合到衛生系統中,至關重要的是,更廣泛的衛生人員必須了解基因組學在醫療保健中的應用;認識到目前在專業臨床基因組學服務之外可用的勞動力培訓和教育機會有限,以確保更廣泛的衛生人力隊伍的基因組素養和能力提供高質量和安全的臨床基因組學服務;認識到遺傳歧視可能會阻礙基因組學有效整合到醫療保健中。鑒于遺傳學的快速發展性質,GP和遺傳學服務提供者建立牢固的關系以提供建議并促進適當的推薦非常重要。研究發現,許多澳大利亞全科醫生沒有信心就基因檢測提供建議或咨詢,特別是在尋求有關從在線DTC公司獲得的個人基因組檢測結果的建議的情況下。國家衛生與醫學研究委員會已為衛生專業人員制定了有關DTC測試的局限性和風險的指導文件,并建議消費者仔細考慮保險和隱私所帶來的影響。GP可以很好地幫助患者了解DTC基因組測試的證據基礎,包括對過高的索賠要求建立健康的懷疑態度,并確保患者考慮基因檢測對生命保險的影響,尤其是當他們希望更改或應用時適用于新的殘疾或人壽保險政策。
   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有必要在此領域為全科醫生提供更多的教育和培訓,包括澳大利亞醫學協會最近呼吁其向保險咨詢書提交。NHMRC和澳大利亞皇家全科醫師學院通過開發有關遺傳和基因組測試的GP的資源來滿足這一需求。遺傳學教育中心還積極提供資源,包括有關澳大利亞人壽保險產品和基因檢測的情況介紹。鑒于在臨床背景之外基因檢測的可用性不斷提高,因此,GP應具備最新知識,并能夠通過告知基因檢測的可用性和與患者相關的信息來協助患者,這一點很重要。目前,人壽保險公司有權使用基因檢測信息進行承保;但是,隨著金融服務理事會提議的暫停執行,現在有真正的改變前景。

 
腫瘤基因檢測網
  腫瘤基因檢測網,致力于將基因檢測前沿產品帶給大家,通過網站、微信、快遞等平臺,建立起患者和基因檢測機構之間直接溝通的橋梁,省去醫院、醫生、醫藥銷售代表等中間成本,以非常實惠的價格,享受非常前沿的技術,一起戰勝癌癥。
靶向藥物知識
卡馬替尼
尼拉帕尼
卡博替尼
奧希替尼
克挫替尼
帕博西尼
奧拉帕尼
布吉替尼
艾曲波帕
樂伐替尼
索拉菲尼
亚洲精品中文字幕乱码首页-亚洲中文无码线在线观看,亚洲日韩乱码中文字幕综合